sunnyridge

亨佩-坑

这是之前那个假扮蓝盆友的脑洞,嗯
——————

范佩西觉得自己真是成熟稳重了好几个档次,否则亨特拉尔提出那个该死的要求的时候,以他当年叱咤鹿特丹的个性,一定会在三秒钟之内把德容刚刚端上来还冒着热气的黑咖啡泼到那张讨厌的猴子脸上去,
当然他绝对不会承认是因为害怕被德容以不认真对待我亲手泡的咖啡为由踢出去的缘故。
然而对面那个逃过一劫的猴子脸一点没有反省,还在变本加厉地喋喋不休。
“你这个周末根本就没有安排,最近也没有订单要赶!不要拿那些理由敷衍你的经纪人和朋友!你从头到脚从里到外都休想隐瞒我!”
"寻找灵感?还有什么比海尔德兰的田园风光能带给你更多灵感!"
“这只是一个小小的要求而已,你想想看,中学时候,我跟你翘课去踢铁笼足球,结果古利特先生只处罚我一个人。周二的足球训练课,我跟你去报名巴斯滕先生的射门课,结果你选上了而我没有!你想想看,我的人生因为你多了多少阴影!”

“混蛋!闭嘴!这些跟要我当你男朋友有什么关系啊!”范佩西终于按捺不住了,大声反驳。
然后他们发现周围一片安静。
不,本来德容的咖啡馆就很安静,古典音乐静静地流淌,午后的顾客轻松惬意地低声交谈,音乐告一段落的时候,响起了范佩西那声怒吼,无数惊讶的赞赏的目光聚焦到这两个年轻人身上。
范佩西真痛恨自己不是一只鼹鼠或者松鼠什么的,可以用最快的速度挖个洞逃离现场。
“哇哦!”伴随着一声口哨,他们的老朋友德容最先反应过来,“真让我意外!克拉斯我钦佩你的勇气,罗宾你可不该这样对待一位勇士。”
“送给你们的。”跟着笑容送上的,还有一盘心形的小松饼,涂了草莓酱,甜蜜的粉红色。
“放心!”德容还对着范佩西挤了挤眼睛,“我可没有帮克拉斯把钻戒藏在里面。”
范佩西一脸呆滞,好像德容说的是地球外的语言。
亨特拉尔很快回过神来,“咳,谢谢你,奈吉尔,钻戒的问题我再向你私下请教,我相信你一定很有经验。我和罗宾,唔,还有一点点小问题,需要,单独谈谈。”
“嗯,我懂。”德容笑眯眯地走开了。
“好了,有了奈吉尔那个大嘴巴,这件事足够在晚饭之前从阿姆斯特丹传到鹿特丹顺便在海尔德兰打上一转了。”亨特拉尔越过桌子抓住范佩西的手,由衷地说,“罗宾我的朋友,你太棒了!”

评论(8)

热度(10)